扒一扒我那个丧病的同桌 扒一扒我那个丧病的同桌 正文 86.假设

作者/困成熊猫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s://www.jcdf99.com ,就这么定了!
    ()    
    这一刻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 包括栾澄和顾倾淮, 因为他们最先看到的是一团灰色的雾体, 不成形。    迟飞雨一直努力睁着眼睛,生怕错过了某一个再度重逢的时刻,直到那一团灰色的雾体在他面前渐渐恢复成一个他所熟悉的模样。    严勖和栾澄很像,身材高大, 眉目清朗, 因为他走了八年,所以他的模样还停留在那个时间, 只是这八年来的相思让他眉间多了一缕忧愁,看着倒是有点忧郁的味道。然而这并不影响他在迟飞雨心中的形象。    “严勖, 真的是你?”迟飞雨伸出手,像是想要摸一摸对面的身影,然而过于透明的魂体让他不敢去这么做。他生怕这是一个梦, 更怕一个不心就会把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梦给戳破。    “雨?“严勖面上带着些许茫然的神色。时隔如此多年,他虽从没有一刻忘记过这个人,但是他并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再见到对方。    “是我, 严勖, 是我。“迟飞雨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他始终努力睁着眼。他走近了一些, 再走近一些。他的手举在半空,忍不住问:“我可以摸摸你吗?    “摸不到的。”严勖这么着, 却把手抬起来, 轻轻做着为迟飞雨抹眼泪的动作。他的指尖很快就从那滴泪之间穿了过去。眼泪自然是擦不掉的, 只是他想那么做而已。    “我看还是让他们单独聊聊吧。”栾澄觉得这种时候再不给人点私聊空间那也太没眼色了。分开这么多年想必会有很多话想要跟对方。    “单独聊聊可以, 但是迟飞雨兄弟……”罗运,“你最好不要做傻事,否则这债都会加诸到严勖的身上,下辈子他想要投好胎就难了。”    “我知道了,谢谢。”迟飞雨凝视着严勖,脸上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抑制的喜悦表情。    “借一下打火机。”顾倾淮对罗运。    “做什么?”罗运把打火机掏出来递给顾倾淮,就见他“叮”地一声打开打火机,烧了一张黄纸。黄纸上头是桌椅,顾倾淮把这东西烧完之后严勖的旁边就出现了与纸上一模一样的实质桌椅。    “坐着聊吧,聊完了告诉我们一声。”顾倾淮对严勖完,拉着栾澄走出客厅。    罗运也随后跟上。至于肖正轩,心里还是不太放心,但想想罗运的话,他又觉得表弟应该不会寻死,哪怕是为了严勖也不会。至少现在应该还不会,于是他也出去了。他把栾澄跟顾倾淮他们请到影音室,在影音室里坐下来之后让人上了茶,心不在焉地喝起来。    保姆与同茶水一起送来的还有些点心。罗运见到之后习惯性地挑了一样好看的想给白幽吃,结果白幽理都没理他,径直跑到了栾澄脚边。他素来傲气,但此时却有些蔫头耷脑的,只听“喵~”一声,就觉着不出的委屈。    栾澄把白幽抱起来,影音室里的气氛立时变得有些微妙了。    “嘿,我真是奇了怪了。”罗运把点心丢自己嘴里,三两下吃完之后,“你们这妖精作什么呢?我都不知道我怎么他了,这两这别扭的,饭不好好吃,问题不好好回答,还跟我耍性子。”    “是想我们了吧?”栾澄顺着猫毛,“回头跟我们回去住几,没准就好了。”    “我看还胖得跟球似的。”顾倾淮冷冷看了一眼。他心里真想一巴掌给白毛球拍地上去,但看它可怜,才硬生生地忍住了。关键栾澄摸白幽摸得也忒宠了!他看着都心堵!    “喵!”谁胖得跟球似的了?!这两明明都瘦了!白幽龇牙,看着顾倾淮没好脸色,最后还故意气他似的,用脸往栾澄手心里蹭了好几下。    “一会儿真不跟我走了?”罗运酸溜溜地问。    “喵呜~”白幽摇摇头,把脸往栾澄怀里一埋,一副不想再看到罗运的模样。    罗运见状,一口气卡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这阵子他都习惯了跟白幽在一起,没事的时候还能跟白幽聊两句。虽然白幽大多数时候无法回话,但他起码听得懂,有时候也会在茶几上用毛爪子乱糟糟写几个字回应。这冷不丁让他把白幽就这么舍出去,他这心里突然闷得不行。    罗运摸了摸兜,把烟摸出来才想起打火机在顾倾淮那儿。    顾倾淮识趣地把打火机丢过去,罗运点了烟在那儿闷闷地抽。    肖正轩在旁边看了会儿人猫之间的互动,起了好奇心:“它能听懂你们什么?”    好么这猫还会适时地点头摇头!    “嗯。”栾澄,“我们的他都听得懂。”    “何止,他还会写字呢。”罗运,“发视频,打电话,按遥控器换频道,就没他不会的。妖精一个。”    “他不会真的是……”妖精吧?肖正轩没好意思问。    “不是。”顾倾淮一揪后脖梗子给白幽提到自己怀里,不想再让人议论白幽,他问:“严勖能在阳间留多久?”    “最迟今晚零点前我就得给他送回去。”罗运也是凭关系借“人”过来的,可不是随便想从阴间弄个魂魄就能弄来。    “这么快?”肖正轩是想过严勖不可能一直陪着他表弟,但是他没想到连一的时间都没有。那零点之后呢?他表弟难不成又要忍受离别之苦?!    “这已经是卖了我很大人情了。肖先生,你以为阴间的魂魄借就借吗?”罗运本来就因为白幽闹别扭心里不太舒服,这时话也没太客气,“恕我直言,如果不是因为顾倾淮开口,我是不会帮这个忙的。而且令弟,他的面相有些奇特,看起来可不像是长寿相。”    “罗先生你的意思是,我表弟最终还是会……”    “十有八-九。”罗运看向顾倾淮,“你们之前没给肖先生打预防针吗?”    “打过了。”顾倾淮不知想到什么,眼底掠过一抹怪异的神色,只是太快,谁也没注意到罢了。    他觉得以迟飞雨的性格,见了严勖之后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挽留,如果迟飞雨不是这种人,那也就不至于因为严勖的死而发疯发狂。白了,有些事情就是性格注定的,哪怕严勖会拦着,迟飞雨最终还是会了结自己的性命。    比较奇怪的是,就像罗运的一样,迟飞雨的面相很奇特。    顾倾淮一直知道自己跟栾澄都是早夭的命格,但他们却又奇迹般地活着。而迟飞雨的命格似乎也是跟他们很像,都是生中带死,死中带生的样子。    难不成这人也有什么奇遇?    “罗先生,如果可以,麻烦您一定再想办法让那边通融通融。我表弟他这么多年一心念着严勖,这好不容易见上一面,几个时的时间确实是太短了。”肖正轩恳切地,“不论付出什么代价,只要我能给得起的,我们肖家和迟家能给的起的,一定都不含糊,拜托了。”    “肖先生,阴间也有阴间的秩序,这不是我一人之力就能打破。与其在这里做我的工作,不如想想怎么才能让令弟看开一些。”罗运看了看时间,“我必须赶在零点之前到白松市,栾澄,顾,你俩的返程票我已经订了。到时候你们可以一起走吧?”    “可以。”    “请问是几点的票?机票吗?方便的话我们也想订两张。”肖正轩想,能多在一起一秒是一秒吧。再到白松市,正经不短的距离呢。    “机票。九点四十五的飞机,南航的,这个时间怕是不太好订。”    “这个我来想办法,多谢。”肖正轩联系了助理,订机票去了,顺便了一些其他的问题。栾澄隐约听到“直升机”什么的。    “严勖这次回去之后,是不是不能再出来了?”栾澄问罗运,“他是必须得去转生了吗?”    “按照规定的确如此,而且他跟我来的时候也跟地府那边做了保证,会听从他们的安排。怎么?”    “那罗叔你的迟飞雨寻死会影响严勖投胎的好坏,是真的还是假的?”    “可能会有一点影响,但影响并不大。”罗运只是不希望自己刚把严勖带来迟飞雨就死了。虽然迟飞雨对他来就是个陌生人,死与不死跟他关系也没多大,但严勖毕竟是他带来的。    “假如,我是假如……”栾澄不太确定地看着罗运,“我把严勖留下,会怎么样?”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精彩东方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